莉莎让我想起了去年夏天跟我们姊妹俩一同‘玩耍’的一群女孩。布兰达跟我担任一 个纯女孩山中夏令营的队辅。那个晚上,我们因为一些事而没赶上预定的行程,又因为大 雨被困在小屋中,所以我跟布兰达以及我们照顾的六个小女孩就只好留在小屋中聊天。女孩们都因为被困在雨里显得焦躁难安,东扯西聊中话题很快地就到了刺激的性爱上。其中 一个女孩翻出了私自带来的违禁品「阁楼」,大声地念着里面的情色故事。当她念到了两 个啦啦队长在冲洗间中疯狂地做女孩间的性爱,让女孩们兴奋地嬉闹,讨论着如果她们一 起洗澡会不会发生什么事。然后我们还办了票选活动,选出让我们最令我们兴奋的照片, 而三个漂亮女孩在浴池中互相接吻、爱抚的照片得了第一名。 女孩们的限制级话题让我按耐不住,所以我告诉她们我要跟布兰达一起上个厕所之后就把姊姊拉到了浴室里,我露出哀求的表情问她能不能一起偷熘到另一间比较近的小屋做爱。为了说服姊姊,我甚至立刻脱下了牛仔裤,用手指从湿润的内裤中插入小穴里,沾了许多淫液出来证明给她看。「姊……拜托啦…」她舔着我的手指时我继续恳求着故意装蒜的姊姊。「嗯……」她脱下裤子之后一屁股坐到马桶上开始小便。姊姊的双腿张得很开,故意让我看到她小便的样子。我们有时喜欢看对方小便,那时,她这样做的确让我更心痒难搔。 她把牛仔裤穿上后说,她之前看到些东西,所以我们在这里搞不好会更好玩。我好奇地问她是什么事,她说,稍早之前她看见我们小队中的两个女孩在偷抽烟,她观察了一阵子之后看见她们把手伸进对方的裤子中,而且不时地接吻。我马上抓到了重点;而我的阴部因这个想法,而变得更加地炽热… 我们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女孩们还在看杂志上的照片。她们正在看一个女孩用莲蓬头冲着肉穴自慰的连环照,并兴高采烈地一致赞成要回家试试。布兰达拿出我们偷带来的香槟助兴,所以我们就坐成一圈喝酒聊天。有个女孩建议玩牌打发漫漫长夜,另一个女孩接着说,加赌注一定会更好玩:「输家得让另一个女孩脱掉身上的一件衣服。」每个女孩都倔强地赞成了这个提议。我则跟布兰达咬了下耳朵说:「 群女孩有潜力」 布兰达为了开场故意输掉了第一把,并指定我脱衣服。为了热场,我假装是她男朋友 ,慢慢地解开她的上衣,从她身后脱下,好让小女孩们仔细地看到她的胸部,接着我把手放到她的胸罩上玩弄她两颗乳房。女孩们大声叫好,「再来!再来!」的声音此起彼落。 为了迎合观众要求,我说,规定只能脱一件耶,然后顺手拉下姊姊一边的胸罩,让她的右 乳露出来。女孩们尖叫欢唿着笑成一团。 我输掉了下一把,所以我让布兰达跪着脱下我的牛仔裤。她是这把赢最多的人,手上 拿张ACE,夹到我的内裤上问我那可以换到什么。我拿着那张牌伸入内裤中,边摩擦着 湿透的淫穴边拿出来,拿出来后让她用鼻子闻那张湿润的牌。她‘大方地’传给其他女孩 ,每个女孩都兴奋地说闻起来很色。我装生气地说我不会再输了,而且赢家可以拿ACE 要求我闻,更大的牌则有更大的优惠!「嘿!那边两个在*嘛?」我马上抓到两个女孩听 完我的话之后想作弊偷换牌,大家因此笑得东倒西歪。 每个人都开始十分投入在游戏中,口哨声跟鼓掌声、唿喊着「脱!脱!脱!」或者「 认命吧!」、「表演得色情点!」的叫声不时出现在小屋中。 我输到第三把时,布兰达名正言顺地藉着表演之名脱下我的胸罩,捏着我本来就已经 兴奋的乳头,让它们坚挺地挺直起来,我可以感受到女孩们的目光,每个都充满渴望想吸 吮它们的样子。接着姊姊把手指放在我的比基尼内裤边缘,然后慢慢地把它脱下,让我为 了穿泳装而把毛剃得很干净的私处完全地裸露出来。姊姊本来还想直接伸出舌头开始为我口交,但我为了大局着想开玩笑地推开她说:「*嘛,你又没拿到ACE以上的牌。」接 着我穿回内裤对着脸红的女孩们轻松地说:「嘿,我还没输掉内裤吧,不过…可伦姊姊可 以给点额外服务。」接着我把私处左右的布料夹起来,吃进我湿透的小缝中。当我坐回原处,我故意把双脚打得很开,装出性感的模样,让女孩们都能直接看到我 淫荡的小穴咬着布料。感到女孩们的‘视奸’,我甚至担心下次站起来的时候屁股跟座位 间会不会牵出蜜汁…… 那把牌跟酒的混和效用让女孩们都随之疯狂(好吧,我承认那几瓶的酒精浓度是挺高 的),每个人都完全地放开,超越尺度的表演一再地出现。 小队其中之一的同性恋小女孩输掉一把牌后,她的同伴甚至边与她接吻边脱下她的内 裤。这次换布兰达在我耳边说,她已经快忍不住了,现在不管哪个女孩用哪种方式跟她做爱都好,只要尽快! 如果是我或布兰达脱其他女孩的衣服,我们都会竭尽所能、有意无意地挑逗她们的感 官。双腿内侧、乳尖、或者在她们耳朵旁轻声说些情色话语。在气氛十分醉人的状态下, 我觉得我们的小小努力达到了百分之两百的回报。 在最后大部分的人最多只剩下内裤时,‘所有的’女孩都不时情不自禁地偷偷抚摸自 己的阴部,小屋中弥漫着香槟跟年轻女孩私处的湿润麝香味。不多久,布兰达说的那对小 情侣甚至坐到比较暗的地方旁若无人地接吻、帮对方手淫。 小队中跟我最要好的女孩是凯蒂,有着一头漂亮的红发跟天使般的脸蛋,她从营队开 始就很喜欢黏着我们姊妹(尤其是我)。在这场限制级牌局中,她的每一件衣服都是我脱 的,从运动短裤到她的粉红色胸罩。在我输掉最后一副牌之前,我们已经透过眼神的暗示,让对方看自己的各种妩媚姿态、甚至自慰的模样。在我挑选她为我脱下内裤时,小屋就像暴风雨前异常安静,没有任何的表演,小女孩脱下了我的内裤,接着站起来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手上拿了副葫芦小声地说:「可伦姊姊…闻我的下面…」其他所有人,包括之前正在接吻的小情侣都把目光锁在我们身上。我听从她的话,将鼻子凑近她的私处,用力地 嗅着那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气味,接着我站起来,抚摸她的头发跟后颈说:「这副牌值更多 ……」低头,我将舌头伸到她的漂亮嘴唇前,她毫不犹豫地伸出自己的舌尖舔吸着我的舌头,然后我们开始饥渴地接吻、吃着对方的香舌,并将手伸到彼此的私处。 在明亮的灯光下,我们在众人面前火热地接吻、我的红发女孩情慾十分高涨,在我小 小地爱抚她的肉穴几秒后,只是轻轻地用指头扫过她的阴蒂,小女孩就紧抓着我的手腕, 伸长被我咬住的舌头、发出淫秽的呻吟达到了高潮。在她松软无力地躺到床上的同时,布 兰达悄悄地把大灯关上……接着我所能告诉你们的,是一群女孩狂野放浪的色情游戏。红发女孩在休息的同时,淫乱的游戏快速地展开。我边爱抚着她的乳房,边看着那对小情侣用六九式为对方服务。布兰达则带领着剩下的三个小女孩彼此接吻、爱抚碰触对方的身体。凯蒂趁我在专心欣赏其他人的表演时偷偷地爬起了身,把头埋到了我的股间,爱抚亲吻我湿润的花瓣。我边呻吟着,边看着布兰达带着三个女孩走过来,把两张床并到我的床边之后趴在凯蒂身后。 两个女孩舔吸着我的乳头,一个女孩跨坐在我的脸上,而凯蒂边享受着姊姊高超的技巧边舔着我的小穴。我捏着左右两个女孩的乳头的同时,跟跨坐在我脸上的小女孩一起达到了高潮。我可以感到我的私处激烈喷出爱液,其中一定不少滴到了凯蒂的脸上。但在我还来不及确认之前,全部的女孩都靠了过来。我们很自然地(依照布兰达的鬼主意)绕成了一圈,舔着另一个人的阴部。 每个人都至少达到一次高潮后,我们一对对地分开,并找了各自的空间。布兰达把凯蒂抢了过去,并且指派了刚刚跨坐在我身上的小女孩给我。「凯蒂一定也想玩群交,就交给我吧。琼还在对刚刚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回味无穷呢……你得把人家喂饱才行。」我数不清楚到底之后来了多少次高潮……压抑了十三年的性慾,让琼似乎毫无节制地想要、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我让她像小狗一样地趴着,用一手的手指插在刚开发的后洞,一抚着肉穴外围、并用舌头舔着她的肉芽,才把淫荡的小女孩奸到失神。我慢慢地让她躺好,拖着疲累的身体,边喝着剩下的香槟边看着其他女孩们的超限制级演出。 我惊讶地发现布兰达用狗交的姿势操着小情侣中的一人,而另一个则是让凯蒂坐在她身上。这对小情侣还真能玩,连假阳具都带来了营队。不多久她们又各自达到了高潮,然后再交换伴侣。之后布兰达奸淫的小女孩是处子,但正如其他学妹们羞红了脸表示过的:「还没恢复神智就在高潮中失去了处女。」老姊的开苞技巧可能是世上数一数二…… 第二天早上,我在充满淫秽的梦境中醒来。昨晚最后跟我做爱的红发小女孩还睡在我身旁。凯蒂的温热嘴唇靠在我的胸部上,而且有根手指还在我的私处中。我低下头去吻了吻她的嘴唇,她的嘴唇舔起来有着很特别的、混和爱液的味道。她睁开眼睛对我微笑说「 早安」,然后问我饿不饿。「饿死了。」我说,然后她甜甜地笑着说:「真的?我有好东西可以吃喔…」 然后她爬到了我身上,用鲜嫩的阴部抵在我的唇上。很快地,她的呻吟声叫醒了其他所有的人,没多久,清晨的小屋充满了少女们的淫叫声。直到所有人都达到至少一次的高潮,我们才起身准备跟其他小队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