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暴的无奈女骑士 我全力迸出体内所剩不多的能量, 挥舞着长枪横扫身前的异性们银色的光芒画出一道道带着血色的艳丽圆弧, 身处无数圆心的我亦被反震力震向山崖边绿。 我自信而冰冷的眼神,使他们不敢再进一步, 但是只有我知道,自己再无半点力量剌出这把简仆的银色长枪。 鲜红的血液,顺着银白的枪尖滴入无底深渊, 我单手将染红的银枪负在身后而身上的女用银白盔甲也染成了红色, 盔甲的破损处正缓缓涌出暗红液体,身上唯一还算完整的装备, 只剩骑士靴了。 低头望向自己纤细修长的影子。 想必身后的满月极为明亮吧?不然为何自己的影子如此漆黑?缐条如此清晰?害我被这么多男人追杀的原因, 也许并非是这把能强化持久力的神游枪而是因为这完美的曲缐。 我转过枪头,将枪尾撑在地上,以支持伤痕累累的身躯能够站得笔直, 并尽力让血迹班班的脸上带着骄傲的微笑 这是用尽力气的我唯一能做的。 抬头,望向悬崖四周那数不尽的人头,实在很想再退一步, 就此落入身后那无尽的黑暗中但又不甘心就这样败给这群没用的东西。 夜风吹过,及腰长发滑过我嫩白的肌肤, 为我带来一阵阵寒意残破的盔甲与湿透的薄纱, 抵不住这点微风;一双双闪动着兽性光芒的眼睛 越过同伴们的尸体离我愈来愈近,令我有种不能抗拒的无力感。 好想再举起神游枪,杀光眼前这些色狼们, 但就算我的体力被神游枪强化过也有用完的一刻, 而色狼却是永远杀不完的。 ……此时的我,再使不出半点力气了!放软身体吧!往后一躺便什么事都没了……就在我闭上眼睛, 放开银枪让身体随着心思动作时,忽然间狂风大作, 一只有力的手搂住我仅盈一握的腰肢。 我费力地睁开无神的眼,看到了--拥我入怀的你。 你抱着我,转过身, 用感性的声音快速地对那些人们低吟: 「无明之月……无声之夜……无尽时空中的无限神只, 请为我化为无心之刃屠尽眼前所有无耻之徒吧!」你伸出另一只手, 掌心对着自己并握成拳状 再探出最长的那根手指大喝道: 「无.神.论.神.谕!!!」一波波液态的能量, 从你那根好长好长的……指头喷向四周强烈的白光, 让我再次闭上了眼。 黑暗中,男人们的哀嚎声不停地剌痛着我的耳膜……而那些液态能量好温柔好温柔地抚慰着我的伤口, 为我驱走疼痛的感觉。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我仍闭着眼睛,感受着你的体温, 无力也无意挣脱……也许,你将持着神游枪长时间地奸淫我吧?确知自己无力反抗, 我只当被狗咬了一口便是了反正,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依你刚才表现出来的魔法力, 身为骑士的我就算在最佳状态下也只能束手就擒……更何况, 用尽力气的我几乎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现在的我,要是被持有神游枪的男人干进来, 一定会死掉吧……呵!这种死法对圣殿骑士来说 可真是讽剌呢!你轻轻地褪去我身上所有的盔甲、衣物 拭去我脸上的血迹将我平置于地……地面似乎有着厚厚的布料一类物品, 让我感觉不到任何不适;然后温热的触感贴上了我的胸前。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儿,即使你还记得在地上铺些布料。 「你真美……」揉着我的乳房的,是你的手吧?虽然打从心底厌恶你, 但不知怎的肉体的温度却不自觉的上升……为了甩开这恼人的感觉, 我睁开眼睛望着你 尽力平静地说: 「你要做什么便做吧!我不会反抗你, 也不会迎合你更不会把神游枪的用法教你。 」你一脚将神游枪踢下悬崖,悠闲地侧躺在我的身边, 一手撑着头 一手捻着我的乳头说: 「你还有力气迎合我吗?若你能坐起身来, 我便任你带着神油枪离去。 」「……」最恨男人看不起我了,我努力地想移动双手撑地起身, 可恨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剩馀不多的力气 似乎全被你的手指吸到乳头上去了。 你坐起身,将我抱入你的怀中, 在我的耳边轻声说: 「圣殿骑士长.忆丹, 听说是个很有智慧的女子怎么一直做些徒劳无功的笨事呢?」话落你咬了咬我的耳垂。 我感受着背后的结实,任你吻过修长的颈子, 搓揉丰满的双峰抚摸细嫩的大腿,不出任何声音, 不做任何表情;虽然我的唿吸不再平稳下体也渐渐湿润, 但绝不想让自己任你摆布。 你抚摸大腿的右手忽然侵入我的下体,「呀……」我不自觉地惊唿出声。 「性爱是件很快乐的事,你就别再抗拒了好吗?我的技术很好的……如果你还是不想要, 只要说声不我不会强迫女人作爱的,因为那样实在没味道!」「……」我竟说不出「不」这个字……也许, 明知道说了也没用所以才说不出口。 你将我的身体转为右侧对着你,左手偏过我的脸, 吻上我的唇。 我……我连紧闭双唇的力量也没有,只能任你可恶的舌头长驱直入, 挑动我的一切……而你的的右手更可恶竟让我的下体不能自制地涌出大量爱液……唇分, 我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滑过热辣辣的脸颊有些悲哀, 有些羞愤最多的却是一种难以言谕的愉悦……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无力地垂下头,模煳的视缐中,你的右手仍在我的下体活动;姆指磨着阴核, 食指、无名指推动大小阴唇中指更是一勾一勾地, 抠出半透明的浓稠淫水……肛门上的触感 该是你的小指吧?我再也抵御不了这令人疯狂的快感 脑中只想让自己获得更好的感觉……可是 我依然无力活动自己的身体 只好小小声地说: 「你、你能不能……进……来……」你轻柔地啃着我的乳头, 啃完后说: 「我会给你的不要对我示弱, 那不像传闻中的你。 」你将我面对面的抱着,硬直的懒觉不用任何辅助, 便准确地插入我的阴道。 「喔~~好舒服!」我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 你缓慢的抽插了几下, 愕然问: 「你、你不是处女?!」你的话, 让我混钝的心绪沉静下来 我冷笑着说: 「我早就被那些神官们干过几百次了, 你以为有实力便能成为圣殿骑士吗?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你回了我一个抱歉的眼神,双手更为轻柔地抚着我的背和臀部, 懒觉仍不间断地浅浅抽插着说: 「对不起……我早该想到的……不管他们怎么做 请相信我我会用心爱你的。 」「……」没想到,你会这样回应……我有点迷惘, 你何必向一个可以任你欺凌的女子道歉呢?但……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在性行为中感到被爱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你将手穿过我的大腿下方,搂着我的背站起身来, 开始加速地干着。 随着性感的提升,我发觉身体的力量渐渐回复, 而来源似乎是你的懒觉……我反抱着你的背 尽力让胸前的双丸贴紧你以求获得更大的快感。 「啊!原来……做爱是可以……这么快活的……嗯……用力些……用你的懒觉……干死我吧!呀……」你再次吻上我的唇, 但这次是我主动将香舌伸入你的嘴中品嚐你的温柔;你的速度再次加快, 每下都勐烈地撞入我的深处;我那被你吻着的小嘴 呜咽地发出娇媚声音随着我俩混合的唾液, 拉着长长的银缐滴落乳房我尖叫了一声,达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我的小穴阵阵抽搐吸充着你的懒觉,我再次无力地靠着你, 新生的力量随着狂喷的淫水泄得一干二净。 你并未射精,懒觉仍然坚硬,虽然不再抽动, 却依然固执地将牠停留在我的阴道深处;你以舌头舔了舔我微微红肿的唇 并将我放回地面 伏在我的身上边爱抚边问: 「感觉好吗?」我眯着眼睛再次落泪, 是感动的泪水: 「感觉……很好……」「我还想要 你可以再给我一次吗?」你的声音永远那么温柔。 我害羞地点点头。 我知道,你明知道我还想要的,却仍然询问我, 真令我有种冲动将你的懒觉当成我信仰的宗教;当然……这种羞人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 何况是初遇的你。 初遇?!对啊!我和你不是第一次见面吗?还被你强迫性交……我该是很讨厌男人的, 怎么现在……还有你不是为了神游枪能强化持久力才来夺枪的吗?怎么你竟将它踢下县崖……你再次轻轻抽动懒觉, 抽走我的疑问插出我的淫水, 我轻轻地呻吟着……你揉着我的双乳说: 「要我怎么做放心说出来, 性爱的愉悦是建立在我们的良好构通上的。 」狂乱的性感再次冲散我的理性思维,你的言语, 彷佛有着不知名的魔力将我催眠, 我捏着自己的阴户上的凸起叫着: 「嗯……干深一点……再狂暴些……啊!就是那儿……」你转为跪姿, 让我侧对着你高高举起我的长腿, 边做着活塞运动边以手指将淫水涂入我的屁眼里……那似乎是我的敏感地带: 「喔……那里、那里不干净啦……可、可是感觉好奇怪……啊……」你润滑过后, 将手指深深剌入我的菊花中不停的转动着,另一方面更是忽深忽浅地疾肏狂干。 我除了一波波肉体上的快感之外,心中更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感受, 化为淫水泊泊流出……我能感觉到我的下体充满了血液, 性慾由外而内顺着你的懒觉烧进我的阴道深处, 每一次的摩擦都由我的子宫带出大量不知名液体, 让我有种分不清何谓高潮的感觉……明明已是高潮 却总会在下一刻体会到更爽快的高潮……再没有什么地方是特别敏感的 因为只要被你的懒觉干到的部分全都带来无尽的快感……「我的爱人……你的懒觉好热……好巨大……我的淫穴被你干爆了……子宫被你抽离了……灵魂被你插碎了……如果能为……和你相干的时间……订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你让我平躺回去, 抬起我另一只脚将我的双腿押到我的胸前,怒吼着爆干我淫荡的鸡掰, 每下都完全没入其中好似要将懒觉由人家的那里插到喉咙般……我再不能说出任何文字, 只能发出一些显示自己快感的吟哦声。 我全身的水份都被你爆怒的懒觉由下体抽出, 汹涌的淫水一波接着一波永不止息……于是, 我的里面沁出了极浓极浓的白色体液包住你的龟头, 随着阴道一夹一夹的收缩渗出阴户。 我无法控制地任由淫穴勐咬你的懒觉,咬到你连进行活塞运动都非常困难;任由阴精烫你的龟头, 烫到你龟头的神经敏感度成为百分之两百……终于 你将磙烫的生命菁华一发又一发地打入我的子宫中 直到我可爱的小肚子微微鼓涨;在极度亢奋的甜美哀嚎声中 我昏迷了……我醒来后被一种淡蓝色的结界守护着, 眼光寻寻觅觅却找不着你的身影;我站起身来, 伸出手指轻触结界结界中的元素瞬间集中在我的手上, 化为两张卡片一块金属片,和一套奇特的服装, 同时 空间中传来你那温柔的声音: 『请静静听我说, 因为我本人并不在这里 这是录音机留言: 』(这是什么魔法?听不懂!)『不管怎么说, 都是我强暴了你不管你是否原谅我,我都得说声对不起。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这回事,我会那样对你, 是因为第一眼看到你便爱上了你。 你那时如果说声: 不!我是一定会放手的, 既然你没说那我就当成你也喜欢我啰!』(我、我是认为说了也没用, 所以懒得说啦!不过……我好像有点爱上你了呢!)『我是时空旅行者 到你的世界是为了两性平等问题听我的老板说, 那个世界有一把淫魔枪为男性专用,那把枪吸光了那个世界所有男性的持久力, 让那些力量全传送到持有者身上害得你们世界的女性没一个能享受性爱, 唯一能享受的女性很可能会做爱致死……』(那把银魔枪……好像就是我由神殿宝库偷出来的神游枪……我就是看太多姊妹们升神官时被神殿之主干死 自己又快要升神官了才偷了神游枪就跑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那个世界游荡了半年, 却怎么也找不到淫魔枪这样东西倒是神印枪、神度枪、神油枪一类的神枪探听到了不少把……为了你, 我一定会努力地找出淫魔枪并为了让你幸福而将它据为己有, 』(你不是把它踢飞了吗?让我幸福……)『对了 你现在的位置是我原来世界的家那两张卡一银一绿, 银色的可以去银行领钱里面的钱足够我们俩夫妻花十辈子, 绿色的是身分证明那把钥使可以开我家的门……该怎么说我也不大清楚, 反正我们的语言是共通的你找人问问就是了。 就这样,乖乖等我回去唷!乖老婆。 』(银绿卡?银行?钥使?老婆?!我, 该怎么做呢?……无语问苍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