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是一个机关单位,单位的性质决定了单位必定会养很多闲人, 一个人的活必定有3个以上人在干。 而财务处也同样是闲人辈出,女会计梅姐是其中一位, 梅姐的老公是做生意的家里条件很是宽裕, 于是便花钱在这给她弄了个闲差每天上班也就是上网看新闻、聊天, 虽然已年过三十但保养的那是没话说,皮肤细腻白净, 身高虽然只有1﹒65左右但因为奶子大屁股翘腰又细, 看起来真是让人心痒痒 总体评价: 该女既有少妇般的的身段和韵味, 又有少女般的皮肤和心思。 为什么说有少女般的心思呢,各位看官且听我细细讲来。 由于条件优越,我估计单位大部分荷尔蒙分泌正常的男士都对她垂涎三尺, 但同在一个单位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没人敢越雷池半步, 免得见面尴尬在单位「传为佳话」。 混不下去。 我也抱着同样的心态,一直是敬而观之,顶多无聊时YY下, 去摸摸她的高耸的乳房。 事情的转折点要从一次去报账说起。 其实也像往常一样,看到领导在,便让领导先报了, 我在厅里闲走一眼撇到梅姐正咧着嘴偷笑, 眼睛直勾勾的顶着电脑屏幕而且神情怪异,脸色有些绯红。 我这人上辈子是干侦查的,于是不声不响的绕到柜台侧面, 一看明白了,在和某人聊QQ呢,QQ窗口上两个人打的字寥寥无几, 倒是鲜花、接吻、拥抱的表情不断。 这小娘子看来也是狼虎之年,家里的饭不够吃, 在网上开始寻寻觅觅了?从此我多了个心眼, 是不是可以通过网络把她搞到手即使搞不到, 也不会弄僵关系嘛!于是我先是通过同事要到了她的QQ号 随后自己注册了个新QQ号并且发去请求, 竟是异常的顺利很快便开聊了。 「美女,你好!」「你好!」「一看美女的字迹, 就知道一定长的很漂亮身材很好哦!」我开始扔糖衣炮弹。 「哈哈,我打出来的字,你也能看出来咯!」小妮子很快就被我带入了聊天聊天的气氛中。 我也不着急,每天聊几句,尽量逗她开心, 偶尔给她发个黄色笑话。 这样过了个把多月,我决定更进一步的实施我的计划。 我连续一个星期没上那个QQ,到了第八天打开QQ, 果然不出我所料梅姐给了我一堆留言,「在吗?」「最近很忙吗?」「怎么总不在?」「死人, 怎么还不来」等等。 我直接打了一句: 「怎么啦,想我啦?」「你终于来了哦, 嗯有点,嘿嘿……」「我也想你哦。 」经过这次小别,我们的感情马上升温,从以前的海阔天空的乱侃, 到现在的甜言蜜语俨然成了网络小情人。 我终于提出了见面,谁知她一口便回绝了, 我知道她怕她男人知道于是我做了好长时间细想工作, 只是见见面又不干嘛。 这样,在我加她QQ三个月后,我终于成功的约到了她。 这样,因为她比较喜欢K歌,我们约在离单位较远的一个KTV包厢里。 灯光比较灰暗,我早早的在包厢坐下,心情有些紧张, 包厢里是小薇的歌曲正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 门被推开了梅姐穿着一身职业装走进来。 「你来的,蛮早嘛!小男人!」梅姐这一打趣不要紧, 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她压根就知道是我啊!梅姐笑道︰「小笨蛋, 现在的QQ都是显IP的我早就查出来是你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娘的,本以为自己够高了, 原来别人更高一筹。 这样也好,大家都摊开了,省的我再去解释不清, 「梅姐我实在忍不住,你太迷人了!」话音刚落, 梅姐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其实我对你印象也不错 看你平时挺老实的原来也是闷骚哦!」「我哪儿骚了, 梅姐笑话我。 」我借题发挥,顺势靠了过去,紧挨着梅姐坐了下来, 沙发往下一陷我们的屁股就有了接触, 梅姐并没有挪开只是跟着哼歌曲: 「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性吧此时此景, 我哪儿有心情听她唱歌我心里只有一个年头, 怎么才好快速的把她扒光然后干她!我顿了下, 也跟着哼起歌了顺手搭了上去,勾住了梅姐的肩膀, 看她没反应我趁胜追击,胳膊往下落,搂住她的腰, 这次她有反应了扭头看了我一眼,但又很快转了回去。 ? ???我知道她一定是做足了思想准备才愿意见我的, 也不在畏畏缩缩了我一把抓住她的屁股, 另一只手把她整个人扳了过来她立即停止了唱歌, 微低着头我看到她脸很红,压根不敢正眼看我, 嘴里嘟噜着: 「我可是你姐姐……。 」??「姐姐就更应该疼爱弟弟了哦!」我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 「嗯……」,她唿吸明显不均匀,身体也不听使唤, 直接倒进了我的怀里。 ? ???我看她嘴唇微张,便俯下身迎了上去, 很容易便捉住了她的舌头很柔软,很滑, 也很有力道和我的舌头缠绵的时候,很有技巧, 我们的口水融为一体我的下半身早就膨胀的厉害, 一颤一颤的顶着她的背部。 ? ???我的手绕过她的职业短装,在她的胸部, 背上还有屁股上,尽情游走着,她也很忘情的配合着我, 嘴里时不时发出长长的闷哼声哼的我全身酥软, 恨不得立即拿下此美人。 ? ???我开始扒她的衣服,很顺利,我们就像一对习惯做爱的小夫妻, 熟门熟路的扒掉对方的外衣内衣,一分钟后, 两个赤裸裸的人在像灵蛇一样倦在一起我们的肉仅仅贴着对方, 她只是抱紧了我任由我吻她的白皙的脖子,抚弄她的光滑的背部, 揉捏她高跷的乳房那对我曾经YY过的大奶子, 此时就在我的双手中把玩,我卖力的挑逗着她, 用尽所有技巧去让她浑身每个细胞亢奋。 ? ???而她也在我的攻击下,身体乱扭,哼声不断。 我试探着用手指去触摸了她的神秘入口, 早已洪水如潮只是用手指扣了几下,整个手都沾满了她的爱液, 而她的呻吟声也在变大只是有意识的经常压抑下。 ? ???我用中指去探了下她的入口,便试图插进去, 里面很滑少妇的肉体,总是让人爱不射手, 欲罢不能完美的胴体和风韵的容貌,以及她那肥硕的阴道, 都是让我心醉的利器。 ? ???我的中指在她的穴里来回抽动,虽也不是处女地, 但伸缩性仍然很好肉壁滋润有力,里面又似有层峦叠嶂, 来回摩擦着我的中指。 我无法再忍受如此每人的叫声,即便东窗事发又如何, 我忘了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我忘了是不是要加点安全措施, 此时此刻我只想用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她的肉里, 肆意的攻击她的私处让平时端庄文雅的她, 在我的胯下忘情的嚎叫、呻吟!? ???我把她弄站起来 手扶着沙发的靠背撅起屁股,两腿稍稍分开, 她都一一照做此时她的长发已经散乱不堪, 正好掩盖了她娇羞无比的漂亮脸蛋我闲她厥的不够高, 因为我还无法完全的欣赏到她的阴户我轻轻的拍打了下她的屁股, 她立即下层腰部努力将屁股忘上挺,并且伴随着轻微的摇动, 太勾引了又白又干净的粉嫩屁股,中间是她可爱的菊花和早已泛漤的完美阴唇, 我很想去亲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正像她也不会吃我的鸡巴一样。 我稍作准备,端起我的小钢包,分开她的阴唇, 龟头便在她淫水的滋润下往里面挤了进去!? ???我端着她不是很大的屁股, 开始熟练的堆起来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估计也是她最喜欢的姿势, 因为她早已失态娇声连连,完全没有任何顾及, 她的屁股剧烈的扭动着配合我的抽插每次鸡巴一插到底, 肉体都会发出撞击声随即快快速的分开, 再勐烈的插进去鸡巴在她肉壁的剧烈摩擦下, 越插越硬越插越想插,我都有些害怕会不小心缴枪投降, 幸好我这也是杆久经沙场的老枪在梅姐嫩穴的套弄下还把持得住。 ? ???就这样来回抽插了近百下,我透过灯光, 看她的屁股都被我撞击的有些红了才罢手 我仰面躺在沙发上她知趣的扶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嫩肉入口, 来回磨了几下阴唇便分了开了,她再顺势往下一坐, 整跟鸡巴便进入了她的体内她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估计她男人的没我的长我的这跟插的比较靠花心, 她两手放在我胸口上有节奏的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每一下都狠狠的坐到我身上尽量的让我的鸡巴更靠里面的插入, 我也很配合她每次她坐下的时候,我都会暗中使劲, 她的套弄幅度越来越大呻吟也越来越忘形,头发上下飞扬, 基本看不到她的脸 我隐约还可以听到在嚷着: 「操我, 操我操我…啊啊…操我…」? ???我哪儿能受得了她这样的刺激, 发疯似的用力扭动腰部这样频率就比她上下翻弄要快的多, 她的隐身荡语不绝于耳最后直接停在空中,跟蹲马步似的, 仍由我从身下快速有力的操她我双手捏住她的细腰, 借助沙发靠背的力快速的在空中对着她的嫩穴, 毫不客气的勐操了六七十下的样子如此剧烈的摩擦与刺激, 估计她平时很少遇到她忘情的叫着,淫水顺着我的鸡巴流到我身上, 我的毛全湿了而她一副舒服的溢于言表的样子, 待我停下来的时候她也舒服的再也把持不住, 腿一软一屁股坐了下来,身子无力的伏在我身上, 大声的喘着气而她的穴里似乎有阵阵热液在冲洗着我的龟头, 洪水再次泛漤我再也把持不住,抱紧她的背部, 使出最后的力气勐烈的操起来,里面全是水, 我每进出一下都会发出别样的声音,都会有一些淫水溢出来。 ? ???此时梅姐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当中, 没想到我这么快又投入战斗虽然身体已经极度疲惫, 但肉体的快感再次袭来只听到几声稍带嘶哑的呻吟, 随即便是一声「啊……」? ???又是一阵春雨洒落在我的龟头上 我抱紧她的躯体脑袋里一阵混乱,身体的能量聚于一点, 一声闷哼我的子孙潮水般的像梅姐嫩穴深度涌去, 一波接着一波梅姐在我精液的怒射下,浑身随之一颤又一颤, 完全忘了自己是否在安全期我满足的将所有精子都射了进去, 依依不舍的又抽送了几下才把已经稍软的鸡巴拔了出来, 随着龟头的重见天日梅姐的穴里翻涌出一股液体, 有我的也有她的,那是爱液的结合体,我看着她那被我操的已经稍显张开的嫩穴, 浑身说不出的满足感我终于干到了她,而且是不带套子, 直接内射。 ? ???梅姐看起来没有想清醒的意思,长时间的沉浸在刚才的性福中, 眼睛微闭嘴巴微张,任由自己的大腿还在大大的分开着, 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屁股流到了沙发上, 然后渗入海绵。 如此美妙动人的成熟美女,被自己操的如此忘形, 我心中不免一阵得意同时曲下身在她的额头上留下深情一吻, 这一吻是时也吻醒了她脸色马上绯红起来, 简单的擦了自己的私处后便套上了满屋都是的衣服, 此时KTV里是正在放「回心转意」的歌曲 但梅姐再也无法张开嘴巴豪迈的亮上歌喉她想小鸟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 两个人都不做声我只是轻轻的抚弄她的长发。 ? ???过了许久, 她在我耳朵边轻声说道: 「我先走, 我们以后再约。 」我心领神会,我们互相诡异的眨了下眼, 然后我看她噘着她高跷的皮肤从我眼前消失。 ? ???包厢里只剩下还没穿衣服的我,我忽然想起KTV里可能有偷拍, 马上后怕起来匆忙的穿起衣服离去。 脑袋里还在回旋着梅姐刚才的叫床声,自己又似乎不敢确信刚才是否真的干过她, 但大腿上的粘稠缺是不争的事实我得意的哼着小曲儿回去。